《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》 电子书(pdf+word+epub+mobi+azw3)多格式


本文链接地址:
https://www.moqingxian.com/xbook-00001.html

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

开 本:16开
纸 张:胶版纸
包 装:平装-胶订
是否套装:否
国际标准书号ISBN:9787511139320
所属分类:
图书>工业技术>环境科学> 环境科学基础理论

编辑推荐
张謇的政治道路,是失败的、中断的。但他顽强地创造了无数条覆盖于荆棘下的小路,经过百年大潮洗刷之后,这些小路显露出来,密密麻麻连成了一张新的路网,到今天还能供人行走。
《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》讲述了张謇与翁同龢、张之洞、李鸿章、康有为等人的交往。

内容简介
张謇是实业救国的民族工业家。《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》简要概述了张謇与清末民初百个风云人物的交往。有清帝光绪与摄政王载沣,以及端方与郑孝胥;有清流名臣翁同龢、沈葆桢;有维新派康有为、梁启超;有北洋政权首脑袁世凯、冯国璋;有奉直皖系几大首领张作霖、吴佩孚、孙传芳;有革命先驱黄兴、蔡锷;有国民党元老胡汉民、谭延闿;还有各界翘楚蔡元培、黄炎培、罗振玉、、梅兰芳、吴昌硕……如此等等,不胜枚举。他的探索、他的成功失败对现在的民营企业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《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》内容丰富,可读性强。

目  录、、张謇、与、光绪帝、载沣、端方、瑞潋、善耆、翁同龢、潘祖荫、张之洞、张树声、李鸿章、刘坤一、沈葆桢、岑春煊、盛宣怀、吴长庆、萨镇冰、魏光焘、周馥、张人骏、夏同善、沈曾植、孙云锦、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谭嗣同、郑孝胥、汤寿潜、汤化龙、程德全、赵凤昌、许鼎霖、何嗣焜、杨度、袁世凯、黎元洪、冯国璋、徐世昌、曹锟、段祺瑞、唐绍仪、熊希龄、顾维钧、吴佩孚、张作霖、孙传芳、张勋、徐树铮、卢永祥、齐燮元、章宗祥、庄蕴宽、韩国钧、应德闳、刘厚生、孙中山、黄兴、宋教仁、蔡锷、章太炎、蔡元培、汪精卫、胡汉民、陈其美、林长民、吴稚晖、伍廷芳、谭延闿、黄炎培、罗振玉、王国维、马相伯、唐文治、史量才、江谦、费璞安、丁文江、竺可桢、过探先、杨杏佛、胡 适、吴昌硕、梅兰芳、欧阳予倩、弘一法师、太虚法师、李提摩太、杜J或、涩泽荣一、内山完造、吉泽嘉寿之丞、森田政、特来克、金泽荣、“曾门四子”(黎庶昌 张裕钊 吴汝纶 薛福成)、“嵩山四友”(徐世昌 赵尔巽 李经羲 张謇)、沈绣一族(沈寿 沈立 沈粹缜)、“通海五才子”(周家禄 顾延卿 朱铭盘 张謇 范当世)、人物速查、后记
显示部分信息
前  言
张謇是谁
潘岳
很多人想给张謇一个定义,却没有一个定义能完全概括。
张謇个标签,是实业救国的民族工业家,这是提过的。
但若说张謇的首要角色是工业家,则远远不够,他的政治色彩更为浓重。在中国近代史几大政治转折处,他都扮演了关键角色。仅以“走向共和”前的几件事为例:是他将梁启超引荐给翁同龢,开启了维新运动序曲;是他促成刘坤一、张之洞提出了东南互保,成为地方自治的首倡者:是他发起了预备立宪公会,成为立宪运动的领袖;是他起草了清帝退位诏书并幕后主持了南北议和,成为“民国的助产士”。
显示全部信息
在线试读

《张謇与近代百位名人》:
张謇与光绪帝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张謇状元及第。事实上,张謇摘取状元桂冠,除依靠自身努力以及翁同龢等扶掖外,还必须得到光绪帝的恩准。翁同龢曾描述他向光绪帝推荐张謇为一甲一名时的对话:“卯正,上御乾清宫西暖阁,臣等捧卷入,上谛观名,问谁所取,张公(指张之万)以臣对……臣以张謇江南名士,且孝子也,上甚喜。”大事由此敲定。第二天“皇上御太和殿传胪,百官雍雍,礼乐毕备”。张謇由光绪帝亲自“授翰林院修撰”,其“天子门生”的称号由此而来。太和殿传胪是张謇一生引以为荣的大事,张謇从此对光绪帝充满感恩之情。随后,甲午战争爆发,张謇挟新科状元锐气,单衔呈翰林院掌院代奏光绪帝,痛斥李鸿章,要求皇上“另简重臣,以战求和”。
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张謇丁忧期满回北京销假。此时正值“戊戌变法”高潮,光绪帝与慈禧太后关系日趋紧张。张謇目睹了翁同龢为光绪帝拟《明定国是》诏书,随即见到翁同龢被开缺回籍。就在这时,张謇奉旨入乾清宫,见到光绪帝,“瞻仰圣颜,神采凋索”,心中亦很难受。因担忧时局混乱,张謇离京南返。不久,慈禧太后果然发动政变,囚光绪帝于瀛台。张謇遂联络刘坤一,并为其代拟《太后训政保护圣躬疏》,上奏朝廷以设法维护光绪帝的地位与人身安全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义和团运动爆发,八国联军攻入天津、北京,张謇又联络刘坤一等,筹商如何将光绪帝迎至南京等方案。
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,张謇获悉光绪帝与慈禧太后相继去世。对光绪帝的去世,张謇心中极为沉重,“稍有知识者无不疑眩哀痛”。他又对在慈禧太后的把持下,清政府透露皇上、太后病情的不同方式表示愤慨:“(皇上)日进方三四纸,进药三四碗。太后病服药,则不许人言也。”他甚至对光绪帝的死因表示怀疑:“八月各省保荐医生南来,固言上无病。”光绪帝去世后,张謇拟《德宗景皇帝挽词》:“八载瀛台住,含辛为国屯。何知天子贵,犹藉庶民伸。疑病颁方剧,遗书作宪真。瞻天更无语,先尽待宣仁。”宣统三年(1911年),张謇在北京蒙光绪帝的同父异母弟,摄政王载沣的召见,念及光绪帝,仍然“不觉哽咽流涕”。
张謇与载沣
张謇与载沣首次交往发生在宣统元年(1909年)末,张謇组织十六省咨议局代表赴京请愿速开国会前夕,以个人名义向摄政王载沣进言,国势危急,国会请愿“主于爱国”,请“定以宣统三年召集国会”以救时局。宣统二年(1910年),三次国会请愿运动相继掀起,载沣只是“通融”将国会召开由九年减为五年,并答应在宣统三年(1911年)成立责任内阁。及至宣统三年(1911年)四月,责任内阁一下子“变脸”成了“皇族内阁”,立宪派大失所望。张謇惊呼:“政府以海陆军政权及各部主要均任亲贵,非祖制。复不更事,举措乖张,全国为之解体。”为此,张謇再次规劝载沣,并托赵庆宽回京向载沣“痛切密陈,勿以国为孤注”。清廷日益感受到张謇对于他们的重要性,故于五月在张謇为组织赴美报聘团进京期间,奕勖、载泽、善耆等多位皇室成员先行接见,载沣随后又在隆政殿召见。载沣对张謇勉慰有加,张謇却不忘忠告载沣,今朝廷“外交有三大危险期,内政有三大重要事”。张謇虽然感受到载沣给予他的特殊待遇,却没有发现他们在大政方针上有什么重大改变。

Leave a Comment